2015年及以前

《中国科学报》:发展蓝图绘就 关键重在落实——中科院新时期发展战略解读(四)

撰稿: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02-21

2013年是全面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是“创新2020”深入实施的关键落实年。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中国科学院作为引领我国科技创新跨越的“火车头”,“以什么样的精神状态”持续奋斗,至关重要。

“清楚了定位、承担了责任、强化了管理后,一切的落脚点就在于重点工作的落实,就在于拼搏、实干。”在中科院院长白春礼看来,作为国立科研机构,最需要强调的就是“实干”。

科研产出唯靠实干

“科技成果产出来不得半点虚假,唯有实干!”

正因这种共识,中科院的科研人员不断致力于重大创新突破,努力争取变跟踪、同步为引领,抢占全球科技发展的战略制高点,并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国家队’不靠文件定义,而是干出来的。”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院长樊建平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

以低成本医疗为例,先进院从2006年筹建之初,就瞄准我国广大农村的需求,开展相关项目,力争实现高技术只需低成本、“小”产品实现大使命的愿景。该院研制的低成本医疗设备每套只要3.5万元,患者做一次常规体检只需20元。现在,先进院的系列产品已经量产,并被推广到国内30个省区市、1000多个村镇,引起国家领导人的极大重视以及国外同行的高度关注。

“办公区加科研区的总面积不足50平方米,办公室隔断供两人合用,会议室改造成了好几个实验室和办公室。”说起所里科研人员的工作环境,中科院动物研究所党委书记李志毅连称“委屈他们了”。

然而,就是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中,动物所科研人员埋头苦干,使得一批有关干细胞发育分化、生物灾害暴发成因、珍稀濒危动物保护、系统发育遗传学分析和疾病发生机理等领域的研究成果相继在国际著名期刊上发表,在国内外产生了重大影响。

成果转化更加务实

李志毅说,研究所要实现创新跨越就必须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原则,围绕国家新要求、科技新发展,强调原始创新和学科特色,促进有重大国际影响和满足国家重大需求的重要科研成果的不断涌现。“做到实处,就必须密切结合国家需求,拿出像样的成果。”

对此,樊建平颇有感触:“要在建设创新型国家的过程中发挥‘火车头’作用,就必须引领并带动一大批企业,在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轨道上快跑。”

近年来,中科院在广东建立了中科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院等科研院所,很多重要科技成果在广东开花结果,在区域创新中的地位日益凸显。

对于中科院佛山产业技术创新与育成中心主任李昌群来说,多年产业化的成功经验给了他一个启示:成果好不好,企业家说了算。

他告诉记者,中科院在佛山的近700个成果转化项目中,有600个左右都是从企业需求出发的。“企业知道市场在哪儿,科研人员只负责解决技术问题,这样的转化效率非常高。”

科研出身的李昌群深知科学家与企业家的不同特点,“科学家一定要做到完美,企业家则认为只要市场能接受,就可以上市,前者强调技术的先进性,后者强调技术的适用性和投入产出比”。

“下一步我们希望做得更实一些。目前,我们正在筹建佛山中科院产业技术研究院,来解决科技经济‘两张皮’的问题。”李昌群感慨,无论科学研究,还是成果转化,“实干”起来都不容易。

借助“巧干”提高效率 

“‘实干’不等于‘蛮干’,‘实干’也要‘巧干’。”中科院沈阳分院院长、中科院院士包信和对“实干”有着自己的理解。

各分院是中科院的派出机构,一直把为研究所的改革与发展服务、促进研究所发展壮大作为工作目标,努力在中科院与地方政府、企业之间发挥桥梁与纽带作用,大力推进产研联合和企业的技术进步。

沈阳分院负责联络和协调分散在沈阳、大连、青岛、烟台四地的7个研究所。

“为了减轻研究所的负担,分院很少集中开会。开会时,基本都是分院的工作人员去研究所,或者采用桌面视频电话系统。”包信和说,“从分院角度,我们希望不要浪费大家时间,提高效率。这也是干点实事。”

包信和认为,“实干”既要保证足够多的工作时间、足够高的效率,更要保证目标明确,不做无用功,干到点儿上。

李志毅对此颇有同感。他说,动物所这些年的科研产出主要得益于得力的人才政策,如“星辰研究员”计划、“伙伴研究员”计划等。“引进新人、新思想、新机制是‘老树’开‘新花’的关键。”

记者采访到包信和已是晚上8点多,他刚和分院领导班子开完会。“我们开会经常在晚上或周末,时间不够用,只能靠挤。这样的情况在中科院比比皆是。”包信和说他早习以为常。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 2013-01-28 第1版 要闻)